唐朝历史|宋朝历史|元朝历史|明朝历史|清朝历史|三国历史|汉朝历史|秦朝历史|历史人物|唐诗|宋词

大清国与中亚伊斯兰强权的碰撞:不占优势

清朝历史导读: 一、清朝与阿富汗的早期接触:相遇于帕米尔高原的两大帝国乾隆二十四年(1759),正当清朝经过长期战争,终于消灭准噶尔部,平定大小和卓叛乱,统一天山南北两路,再...

一、清朝与阿富汗的早期接触:相遇于帕米尔高原的两大帝国

乾隆二十四年(1759),正当清朝经过长期战争,终于消灭准噶尔部,平定大小和卓叛乱,统一天山南北两路,再一次将中原王朝的疆域延伸至帕米尔高原之际,中亚西部的政治格局同样处于激烈的动荡与重组之中。18 世纪中叶,原先在中亚地区居于霸主地位的布哈拉(Bukhara)汗国阿斯特拉罕王朝,已经在乌兹别克各部之间无休止的内讧和波斯征服者纳迪尔沙赫的入侵之下土崩瓦解,名存实亡。

1747年7月,曾为纳迪尔沙赫麾下将领的普什图部落酋长艾哈迈德在坎大哈称王,开创了杜兰尼帝国,为近代阿富汗民族国家的前身,并于在位期间不断对外扩张,征服了西起呼罗珊,东至克什米尔,北抵阿姆河,南达印度河流域的广大地区。1751年前后,艾哈迈德沙赫发起远征,“使巴尔赫(Balkh)、巴达克山(Badakhshan)和兴都库什山以北其他省份纷纷降服”,将势力延伸到帕米尔高原西南地区,从而与同时期进入中亚的清朝迎面相遇。

清朝在统一战争的进行过程中,已经与帕米尔以西的一些中亚政权发生了直接往来,从而对阿富汗在中亚的崛起有所了解。例如巴达克山统治者素勒坦沙在应清朝要求擒杀大小和卓后,向清使如此解释其面临的困难局面:“我等信奉经典,向无自缚回人转送他人之例。

如即行献出,我邻部鄂罕及塔尔巴斯仇国必生事端”;大小和卓被囚时,“浑都斯领兵五千,不念素尔坦沙系派哈巴尔后嗣,全行抢掠,勒取两和卓木”;清使告辞时,“素尔坦沙即行带兵二千往御浑都斯之兵”。其中“鄂罕”即为阿富汗。早在准噶尔部强盛时期便因充当其侵略中亚的跳板而与周边各国结怨的巴达克山,此时更因擒杀大小和卓遭到宗教势力的反对而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更无力对抗在背后支持昆都士等政权的阿富汗,不得不向其臣服。

乾隆二十五年(1760),清政府在将浩罕、巴达克山等国纳入了清朝的宗藩体系之后,还遣使前赴布哈拉汗国与痕都斯坦,意图与当地政权建立官方联系,不过从后来的历史看,这些目的并没有实现,但这些活动对于清政府增进对包括阿富汗在内的中亚各国的了解无疑是大有助益的。

需要注意的是,巴达克山既与清朝确立了宗藩关系,又臣服于阿富汗,那么也就是说其处在“两属”于清朝和阿富汗两大帝国的一种不稳定状态中。清政府对于巴达克山的这一情况并非不知情。据清朝史料载:“乾隆二十四年大兵逐霍集占,将入爱乌罕境,为巴达克山酋素尔坦沙擒献,其属下有奔爱乌罕者,具以情告艾哈默特沙,以霍集占之见杀,将问罪于巴达克山,先遣使往。

素尔坦沙惧,以御赐灯二盏及文绮往遣,并言霍集占负大皇帝恩,内地兵力甚盛,设不擒献则巴达克山为墟,凡诸不得已状”从中可以看出清政府很清楚巴达克山向阿富汗屈服,甚至将清朝所赐之物贡献艾哈迈德沙赫的事实。又如乾隆三十四年(1769)阿富汗与昆都士军队进攻巴达克山,素勒坦沙要求清军援助,否则便“往投爱乌罕”,对此高宗命额敏和卓等复信驳斥称:“尔从前有向爱乌罕献物件之事,我等早有耳闻。尔今又穷计支吾,乃已向爱乌罕进贡矣。”

正如高宗默许了哈萨克中帐在清朝和俄罗斯之间的“两属” 地位一样,清政府这种“宽容”的态度,一方面是因为其将中亚视为世界边缘的蛮荒之地而不愿投入过多精力加以经营,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对相关国家强大实力的忌惮。清政府通过各种渠道掌握情报,已经认识到阿富汗的实力不可小视。

如乾隆二十七年(1762)九月,叶尔羌办事都统新柱等报告称:“闻爱乌罕头目艾哈默特沙,恃强攻痕都斯坦部落,取扎纳巴特城,以阿奇木伯克守之。自居拉固尔城。又克什米尔部落旧头目,名塞克专,艾哈默特沙令其往见,不从。遂统兵数万攻之,塞克专迎战败溃,为其下人执送。艾哈默特沙颇能体恤农商人等,如古之尼西尔宛时,羊虎同居,并不相害,等语。”

艾哈迈德沙赫自从其执政之初便一直致力于征服北印度,新柱等人的报告反映的应是1756~1757年间艾哈迈德沙赫第四次入侵旁遮普,及其后与马拉塔人作战并平定克什米尔地区叛乱的情况。鉴于阿富汗的强大与好战,清政府在制定涉及该国的对外政策时一向是相当谨慎的。如乾隆二十七年(1762),新柱等人奏称“克什密尔之呢雅斯伯克,遣其头目古尔班伯克赍进奏章,据译称:泥雅斯伯克系喀什噶尔人,在扎那巴特居住,因乱迁于克什密尔。

叶尔羌等各城回众在彼者约四五百户,俱愿内向迁移。呢雅斯伯克因率其头目入觐,并欲取克什密尔以献”。对此,高宗表示赞同新柱等人的“克什密尔路遥,中隔土默特,鞭长莫及;且为爱乌罕爱哈默特沙所有”,因此 “不必办理”之意见,指示“尼雅斯伯克许其入觐候旨,不必言及克什密尔之事”。

综上所述,统一新疆初期,清政府在对阿富汗的国力及其对新疆周边地区的影响力有所了解的基础上,遵循其早已明确地对帕米尔以西各国“所谓归斯受之,不过羁縻服属,如安南、琉球、暹罗诸国,俾通天朝声教而已”的一贯原则立场,并从维护新疆安全稳定,希望与邻国“能约束所部,永守边界,不生事端”这一根本目的出发,对阿富汗采取了尽量避免冲突、承认其势力范围的态度,小心翼翼地维护两国间的和平,但并没有与之建立并发展官方关系的强烈意愿。

一言以蔽之,清政府的中亚政策满足于维持现状。然则“树欲静而风不止”,怀有帝国野心的艾哈迈德沙赫绝不会对影响力已经越过帕米尔高原的清朝视而不见。于是随着阿富汗单方面不断采取行动,其与清朝的关系很快便复杂化起来。

历史人物

  • 共工怒触不周山: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人类?
  • 昌意——上古时代汉族传说中的人物
  • 周平王——东周第一任君主
  • 姒少康——夏朝第六任君王
  • 揭秘传说中仓颉造字的故事是真的吗
  • 唐叔虞——周朝诸侯国晋国始祖

唐诗宋词

      历史专题